« 上一篇下一篇 »

侠客江湖侠剑侠义侠情江湖缘起缘灭惜缘江湖聊天室之前世今生

   草木有灵,山河有心,江湖有情,侠骨豪情,蕊珠宫,蓬莱洞。青松影里,红藕香中。千机云锦重,一片银河冻江湖争霸何时休,欲罢不能情更愁。 江湖之人无不是为了名利,宝藏与美女,还有诸江湖高手为了武林盟主之位,,暗调各路武林高手进行争夺。一时间,江湖上刀光剑影,狼烟四起,奇门异派,高手云集,为平旧仇新怨,互相大打出手。于是我打算写了一下我的江湖前世今生。

   听说爱情江湖的她曾经回来过,我到人世来被世人所误,你们说人间有情,但是情为何物,真是可笑,连你们人都不知道,当你们弄清楚了,也许我会再来。生逢乱世 山河同悲 草木有灵 山河有心 唯愿结束乱世 余情常在。苍生有难,山河同悲,草木有灵,天地不朽。万物皆有灵,草木亦有心。万物皆有灵,草木亦有心,善待它们就是善待自己。万物皆有灵,草木亦有心,不伤害才是真博爱。众生皆草木,唯你是青山什么意思。

 【前世】

   在世纪江湖好像过了很久,好像也没过多久。

   以前在江湖聊天室明明我才18岁的光景。

   明明我才成年,刚刚可以看成年电影。可是,为什么我会觉得自己已经来了很久很久了。前世今生的重叠,让我忘了时间。

   前世的依稀记忆里,我一直跟随着一个白衣翩翩少年郎,玩世不恭,又自以为是的没把任何人放眼里。包括我。他说我是他的小跟屁虫,像个没长脑的孩子,经常性短路,间歇性神经质。只记得,在武侠江湖我跟在他屁股后面,没大没小的喊:“乔峰,峰哥!”他是我的师公,乔峰!

【重来】

   恍恍惚惚我感觉自己又回到了曾经的侠情江湖,我又再次闯入了这个世界。

   不在是那个无脑的小屁孩,看到这个熟悉得再也不能熟悉的环境。我悄咪咪的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小男孩,试图唤起一些模糊的记忆。这里,似乎歌舞升平,一片盛世。打牌,买卖,押镖,打怪……有记忆里熟悉的人间烟火,也有瞪着眼睛看不懂的押镖路线,有着瞠目结舌的麻将规矩。

   陌生的环境,我偶尔打打怪,维持生计。我成了这里的不常住的常住人口,却始终提不起兴致。偶尔消失几日,也是无人问起。

   某日,我又悠悠哉哉的在千年大厅晃荡。看到有人在拳脚比试,无聊的我跃跃欲试。结果被揍得鼻青脸肿。在一旁注意我很久的官家向日葵把我拉到一旁,给了我些药草涂抹,并一直叮嘱不要碰水,说女孩子家家的,不要留了疤才好。我震惊无比。她都看出来了!向日葵很好奇我的招式,问我师承何方。我皱了皱眉头,好像想不起来,但是这一招一式,又异常熟悉。但是,这些招式被我打得很散很凌乱,没有路数。她说,她认识一个女高手,是这里为数不多的女高手。如果有遇到,一定会帮我引荐引荐。

惜缘江湖聊天室

【她叫钱钱】

   后来的我,又消失了几日。再次回来时,向日葵远远的看到我,兴奋地朝我我挥手,给了我一个地址,让我去找那个女高手。她兴奋的说:“女高手对你很感兴趣。”我拿着小纸条,顺着上面的地址找去。我来到了一座哥特式建筑前,里面黑漆嘛乌的。门口还摆了两座骷髅雕像。

我颤颤巍巍的朝里面喊了声:“前辈…在?”

   话还没落地,一个穿紫衣服女侠嗖的蹦哒出来,身材清瘦扁平,倒是长得惊艳。在我面前看了又看,然后说:“你就是向日葵说的哪个想学我上乘武功的?”我乖巧的站在一旁,点了点头“很好很好,不怕死。”她明明没比我大多少,却在那里装老成。我心里嘀咕一句。幸好,她没听见。

   因为此时的她,看起来高深莫测。我叫钱钱。然后甩出一张全家福,上面密密麻麻的全是人。99%我都没见过。哦,原来天天在大厅打麻将的是她妹妹,叫笙歌,名字真好听。那个天天陪她打麻将的,是她二十四孝老公,楼庄。话不多,可是总感觉在哪儿见过。哦哦,她的师父叫三笑不留情,有点帕金森。

   还有还有,我还有个师姐,海棠朵朵,原来是她呀,经常看见她进进出出的摆弄她的花骨朵儿,人如其名,海棠朵朵。这个白面书生可是看起来又有点狰狞的是我师兄,云端筑梦。

   她还有一个哥哥,专门研究上古神器。在明天,据说打起架来小趴菜!

   后面,有点社交恐惧症的我,所有的人际关系都围绕着她展开。慢慢的,我好像跟谁都认识,可是又都不熟悉。整天扒拉着师父,她不在身边的时候。我一点安全感也没有。她在我身边的时候,我又变成了那个没大没小,无忧无虑的自己。

   她常跟我说,要尊师重道。刚说完就抡起拳头揍我。她会跟我说她的前夫们都有一颗有趣的灵魂。我瞪大眼睛,前夫们?what?

【初见】

   日子过得很快。师父的十八般才艺被我学烂。师父一边嫌弃我扒拉着她浪费她的粮食。一边看到那些不管出手阔不阔错的公子都想把我卖掉。每次她跟别人讨价还价的时候,我就在旁眯着眼睛喝着小酒,随她胡闹。

   有一天深夜,我刚刚喝完小酒在回来的路上,碰到师父跟师叔在明天,还有祖师爷三笑不留情在七(寻)老板的茶馆喝着小茶,磕着瓜子,闲聊家常。我笑嘻嘻的跑到师父身边,挨着师父坐着。喝了点小酒的我,有点小困,但又想粘着师父一会。师父很嫌弃地推开我,有点粗鲁。     差点把我从椅子上推倒下来。还好祖师爷关键时刻,手也不抖了,一把扶住了我。请问:“土豪门怎么走?”一个非常好听的男声从我背后传来。我没有转头,因为实在是晕。祖师爷摇了摇扇子,前些日子土豪门的宅子被官家收回了。那个男子,“哦”了一声,“原来是你啊”。

   然后向祖师爷打听起一些我听过的没听过的名字。谈话间他总有意无意地往我这边看了两次。我睡意朦胧,依稀间记得他长得贼拉好看。

第二天醒来,我又睡在师父家里。“吃饭了!”

   早餐贼丰盛,师父说,昨天夜里来了个贵公子。跟祖师爷聊得盛欢,送了很多东西给我们,所以今早她给我们加菜了。然后整个早餐,师父就一直吧啦吧啦的聊着昨天夜里来的公子,觉得他大有来头。吃过早餐后,我跟师父告别离开几日。师父没心没肺的让我赶紧走。

【又见】

   阔别几日后,一个深夜,我微醺又睡不着。在大厅走走停停,突然想起师姐的那些花花草草。准备回去看看,突然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向我靠近。一股酒气扑面而来,跟我一样,午夜小酒鬼,出来散酒了。我抬头看他,原来是他。那日来的贵公子。

  “你好。”他很有礼貌,试探性的向我打招呼。“我们好像见过?”

“好像吧?”我直直的看着他,这么土的搭讪。“能留个联系方式吗,我真觉得我们见过。”“那?就有缘再见咯!”我笑笑走开了,他没有跟上来。我回到院子,细细的检查起师姐的花花草草。师父听到动静,嗖的一声连滚带爬的跑出来。一看是我,扔掉手里的扫帚。

   “吓死我了,还以为遭贼了。”“贼也不会来吧,毕竟总是跑空。”“你怎么又一身酒气回来了。”“我无所事事,只想喝点酒来点事儿。”“我不会让你无所事事的,我给你整点活了。我把你许配给…”我揉了揉太阳穴,“师父,我去睡了。”不等师父叽叽喳喳完,我先快一步闪进屋子,关上门。

   师父还在外面,喋喋不休。我们这样的对话,日常三趟!我像个烫手的山芋,师父生怕我呆在她那多糟蹋了她的粮食。次日晨,虽然宿酒。但还是早起了,我到院子的时候,师父已经在打扫屋子了,搬弄花园了。她就是这样,积极又向上,抠搜又嘴硬。

   一见到我,又叽叽喳喳叽叽喳喳。我听得不太清楚。我怀疑我的耳疾,跟师父絮絮叨叨有关。

不到晌午,师父粗鲁的从外面拉回来一个人,我在茶桌前泡茶,但动静太大,吓得我一哆嗦,烫到手了。那个被他拖回来的人,立马上前查看我的烫伤,我才注意到,这个人就是那个贵公子。

  “还好还好,用冷水冲下。”“是你啊,”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,吓得蹦出这么一句。“是我,我叫令狐冲。很高兴再次见到你。”“你好,你叫我小聋瞎就好。”“小聋瞎?”“对,她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孽徒。耳朵不太好,眼睛也不太好。我把她交给你了……”后面说了一大堆,什么礼单啊,彩礼啊。我脑瓜嗡嗡疼,一个字都没听进去。

   令狐冲笑了笑说:“问题不大。”师父拍了拍我的肩膀说,“以后我就把你交给这位丘老板了,不要再吃我家的大米了。”我有点尬的坐在那里,手里的茶壶提起来也不是,放下去又不知所措。

   我那无脑的师父,丝毫没有感受到现场这突如其来的安静。后来,丘老板总是有事无事的来家里趁茶水喝。我不在家的日子,他便去茶馆等我。

   突然的,发现有个人,总在那里等自己。莫名的有一种归属感和心动。丘老板平常话不多,但是对我话却特别多。我耳朵不好的缘故,经常遗漏他跟我说的信息。他感到非常的无奈。他总觉得我照顾不好自己,所以,尽心尽力的去安排好我的饮食起居。就是对我这么暖的一个人,我却总觉自己抓不住他,他像一团青烟,被吹走就是无影无踪的散了。

【出了点儿事】

   后来,师父的住所租期差不多到了。丘老板花了一大手笔置办一一个大大的宅子,取名为迎风别业。我们如师父所愿低调的成婚了。再后来丘老板因为买卖的问题,跟千年当地的一个叫红花会大户起了争执。两家闹得水火不容,甚至扯进了江湖恩怨。从此,千年不再是太平盛世,时不时的有血战伤亡。

   有天夜里,我又贪杯跑出去喝了点小酒回来,看到大厅灯火通明,师父她老人家居然没睡,曹少钦也在,还有一个文彬彬穿着墨绿色长衫的男子,我认识他。是千年的一个猎户,经常打到山上的老虎,他叫易水寒风。人如其名,风萧萧兮易水寒。丘老板在桌前泡着茶,他们好像在聊什么大事。

  “曹少钦,你怎么来了。”“跟着你师父漂泊了大半辈子,总感觉还是放心不下她。所以我也来了。”“易水你好,我是小聋瞎。”“你好,很高兴认识你。又是一个话少严肃的男人。”

   那天夜里,易水跟丘老板聊了很久,至于聊什么。我还是没听清。

   听说惜缘江湖,只知道易水加入我们了。曹少钦的房间灯总是很晚才熄,他一直在研究一些武器兵法。后来,丘老板陆陆续续邀请了一些故人来家里喝茶。有跟我一样爱喝酒的爽哥,还有茶馆的楼庄也来坐过一次。

【重逢】

     我记得那天天气很冷,快过年了,大街上的人们都在匆忙的置办年货。我在街上走走逛逛,突然有个熟悉的声音向我问路:“这里是千年吗?”那是几辈子都忘不掉的声音,我抬头看到的那一眼,眼眶就红了。他看到我的时候有点迟疑,好像不敢相信是我。是的,他是乔峰。他来了,前世唯一没有让我忘掉的人。“妮(我的小名),是你吗?”他也还记得我!

   我把他带回了迎风别业,那天是感慨的,是开心的,是五味成杂的。所幸的是,我们重逢了。后来,丘老板外头的生意实在是忙,经常一阵一阵的消失。音讯全无。渐渐的我也有了自己的事,也有可能是任性,也有可能是赌气。我三天两头的外面跑,一个月,两个月……我回来间隔的时间拉得越来越长。再回来时,乔峰居然跟我师父成婚了。真的是前世的注定,他再一次成为我师公。师父在乔峰面前显得十分的娇羞。

   乔峰在这里有了自己的圈子,有了自己的朋友,还有一个故人,叫一笔浓墨。偶尔会来家里喝茶,是个好奇憨憨。对什么都感兴趣,对武学痴迷。看着她憨憨可爱的模样,我总是忍不住想逗逗她。某日,乔峰跟官家因为官场上一些不透明的规则大吵了一架。他跟我说这些来龙去脉的时候,我一点听的心思也没有,我心里心心念念的是不下的丘老板。乔峰看出来了,跟我做了个道别,连夜收拾行李,走了。师父没有跟他走,她放不下我。

【离别】

   整个迎风别业变得冷冷清清。我跟师父道别,“师父,世界那么大,我想去看看。”我没有去找乔峰,孤身上路了。偌大的迎风别业,剩下易水一个人打理。路上,我偶遇一群侠客,听他们一路说叨江湖上的事迹,听到了乔峰的名字。我便一路跟随这群侠客而去。

   几个月不见,乔峰黑了,看到我还是很高兴。我看到他身边站着那个憨憨的一笔浓墨。听着他们说着这些日子的经历,他依旧是神采飞扬的乔峰。我在乔峰的宅里住了几日。乔峰还是那个很肆意的乔峰,他身边多了好多朋友。听着他们侃侃而谈,我心里替乔峰开心。可是又突然难过起来,师父呢。一个人还好吗?不多久,师父给我来信了。家里的生意越来越不景气,问我何时归。不如,把宅子卖了吧。我回信到。

   换来的是师父的连夜夺命call,她连夜追杀我来了。“你个没良心的,你撒手不管就要卖宅子,你可知道你曹少钦过来的时候,是把手里所有的产业全部变卖了来的。他说迎风别业只会是他最后呆的一个住处。”我的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。不争气的样子,看得乔峰很是心疼。乔峰让我先跟师父回去,过些日子,处理完事情就回去看我。我跟师父回去后没多久,师父居然跟乔峰和离了。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我不敢想,也不敢问,但我八卦的心很想知道。

   大概10来天左右,乔峰回来了,他带着他一大群兄弟来了,还有我熟悉的赵铁柱跟一笔浓墨,还有不是很熟的死亡危开(拉风),风火轮,星官,夏日,太康,来者,穹宇,幻影,天网……突然的,迎风别业热闹起来。

【榨菜肉丝汤】

   那天夜里,我们喝酒喝到很晚,乔峰还邀请来了茶馆的楼庄。喝酒期间,我才知道楼庄跟乔峰也算是旧识,论辈分,我得喊他一声师叔。我很久没有那么开心了,遇故知,回旧地。那晚,我喝了很多很多,多到我的视线看不清东西,多到我好像又看到丘老板跟我道别。

   第二天醒来,我头痛欲裂。师父喊我吃饭,我没有起来,一点胃口也没有。准备继续睡一会的时候,有人敲门,我起来开门,一开门,映入眼帘的是个俊朗的男子,我努力回忆他的名字,对,风火轮。“你师父说你没胃口,昨天喝酒的时候,你说你喜欢喝完酒,来碗榨菜肉丝汤。你要不喝喝看,醒醒酒。”他也不管我要不要喝,径直走进来,把汤放下。没有表情酷酷的走了。我一脸懵逼,风中凌乱。不过他的声音真好听。

【人来人往】

   好在迎风别业有了乔峰,我更潇洒了。喝喝酒,去七(寻)老板的茶馆喝喝茶,听听小曲。日子倒是悠哉。楼庄往迎风别业跑得更勤快了。笙歌师叔一气之下,把楼庄的行李一打包,扔到了迎风别业。楼庄倒像个没事一样,既来之则安之。一笔浓墨也在迎风别业住下了,真是个武痴。没日没夜的练武。喝点小酒,她话就开始多起来了,开始跟我们讲故事,唠家常。小脸喝得红扑扑的,说书的样子却是神采飞扬。师父通知我,她又要结结婚了。跟死亡危开。我惊掉了下巴,这两个人啥时候???黑人问号?师父新婚这天,家里来了很多人,我见过的,没见过的师父娘家人。

   常言笑跟他的媳妇凌菱儿、长虹贯日、蓝心跟他的先生微笑赢家、曹少钦跟他新过门的媳妇忆江南、爽哥还有他心心念念惦记的初恋,梅妃、

脱下官家衣服的向日葵跟他的夫君吉诺、还有向日葵的几个徒弟:梦之乐、回忆书生、审苍生……太多太多。

   迎风别业越来越热闹,我下血本把迎风别业扩了又扩,上下重新整修了一番。有了乔峰跟楼庄坐镇,我的日子真的不要太快乐。断断续续我又出游了半载。再回到迎风别业的时候,似乎比以往更热闹了。又来了很多人,胡安,向日葵的新徒弟麋鹿。风火轮带来了几个新徒弟:问情,两颗糖,金玉满堂。他似乎没有过去那么冷,但依旧话不多,酷酷的。

   不出意外,师父跟死亡危开和离了。虽说是和平分手,但是一直在网传的是,死亡危开是渣男。这个声名在外的“渣男”,在外经营很多买卖,总是到深夜才能见到。晃晃悠悠的跑到我跟前,大喊一声:“瞎瞎!”然后挤眉弄眼的跑了,他生怕我揍他。有天夜里,死亡危开前来找我喝酒,他跟我说,他最爱的师妹麋鹿要嫁人了。心里可太不舒服了。我的耳朵就是这样,我会自动的过滤一些信息,也许是我真的听不见,也许是不想听。

   酒过三巡,我没喝多少,他却喝高了。他那个大个子,我又扶不动。正好夜里回来的风火轮经过,把他扶到茶室,让我给他充点热茶醒醒酒。很意外的是,风火轮坐下来陪着死亡危开絮絮叨叨一宿。那天夜里,这俩兄弟聊到很晚,聊局势,聊近况还有聊很多很多。我一句也插不上,在一边做个工具人,一直给他们泡茶添水。死亡危开一个劲儿的说我就是个瞎子聋子。又傻又呆。看着这个有点酒品,但不多的男人痴痴笑笑,我很是无奈。死亡危开趁着酒劲让我多看看旁边的风火轮,我眼睛都快看得拉丝了,就只看到他有点帅,没有其他。风火轮倒也没有不好意思让我看,一副看吧,不收你钱,老子就是帅气逼人的样子。嘴角还有点得意。经过那场酒后茶会,我似乎对风火轮又多了点关注和好感。

【热搜女王】

  几天后,楼庄偷偷跟我说,有人找我。我脚趾头想烂了,也想不出谁来找我。“嗨,你好金镶玉。”眼前是个可爱机灵的小姑娘,她叫我的本名,并未跟大家一样喊我小聋瞎。

 “我是麋鹿,很高兴见到你。”“哦哦,你好。”原来她就是这几天在热搜上的姑娘。我眯着眼认真仔细的打量起她,前几次在大厅匆匆见过两面,因为我视力不好,所以没什么大的印象。现在认真看了一番,果然漂亮!

   前些天,我心情不大好。楼庄掌门跟我聊了很久,还把你送我的祝福送给了我。我很感动,真的谢谢你。”她上前抱了抱我,第一次被这个见面不超过三次的女孩紧紧拥抱,我竟然一点都不抗拒和不适。“女孩子就只管漂漂亮亮,开开心心就好。你好好的准备就做个幸福的新娘子吧。”

 “那我就以茶代酒,敬你,我的姐姐。”那拿茶杯的架势,一点也不客气,仰头一口闷。好家伙,看来酒没少喝。

   总觉得这个姑娘,爽爽朗朗,有点像师父又有点自己的影子。相似的人,总是互相吸引。因为我们都自恋。

   后来,在一个夜深人静的夜里,麋鹿和红花会的当家是我非我结婚了。冤家宜结不易解。迎风别业跟红花会的恩怨还是照旧。千年热闹非凡。

【师父又在忙啥】

  我的身边似乎多了点什么,又似乎少了点什么。多了什么我说不上来,少了什么应该是师父吧。

  师父最近忙什么呢?听楼庄说,师父最近好像跟一个叫凌菱儿的,打得火热。听楼庄说,师父跟那个叫凌菱儿的闪婚了。听楼庄说,那个叫凌菱儿的就是一个赌棍。听楼庄说,那个凌菱儿也是个武林高手,深藏不露。是的,我都是听楼庄说。这个外冷内热的男人,有着非常多的小道消息。让我对他刮目相看。更肯定了师父对他曾经的评价。

【十年金婚】

   九月九那天,楼庄和他的媳妇,也就是笙歌结婚十周年。真是让人艳羡这样的相依相伴。人来人往,不断再见再也不见的江湖,似乎看起来也没那么薄情了。

   这天,楼庄发了很多的红包,放了很多的烟火,整个迎风别业灯火通明,张灯结彩,好不热闹。我提着小酒,欣赏着烟花,思绪万千。

   楼庄突然走到我旁边,扑面而来的酒气味儿,可是嘴角飞扬,看来是相当的幸福和满足。真是替他开心。你觉得风火轮怎样?他没头没尾的问了我一句。还行。我一本正经的回答着标准答案。我害怕他说点什么,又期待他告诉我点什么。

   一年前的榨菜肉丝汤你还记得吗。他转过头问我。我没有说话。都一年了,他未娶,你未再嫁。就不在考虑考虑?他没有容我回答,故作潇洒的走开了。留下我,内心惊涛骇浪。

【醉看迷人眼】

   这天夜里很多人醉了,醉眼迷离。周淮安呢喃喃着他最意难平的梅妃。死亡危开不断的找人炫一个,似乎只想把自己灌醉。常言笑安静得陪着凌菱儿在一旁看着万家灯火。

   曹少钦一个劲儿的赶着忆江南进去休息。可今夜的迎风别业真的让人流连忘返呐。从来没有见过葵姐姐喝酒,她也没忍住喝了几杯。眼眶泛红地诉说着这几年在官家的不容易和委屈。师父她不喝酒,在那边美滋滋的泡着我从外面带回来昂贵的铁观音,依旧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。身边依旧不见她的新欢凌菱儿。

   在文字江湖的一笔浓墨身边围绕了几个小女孩之初,阿朱,阿紫,张红玉,小诗,王语嫣,小龙女,小兰,黑玫瑰,郭襄,沙艳红,周青云,霍青桐,喀丝丽,李紫琼,妙一夫人兰英,李莫愁,郭芙,黄蓉,穆念慈,雨馨,兰诺,赵琳儿,华筝公主,叶宋,真趣,雪千寻,蓝凤凰,美君,剑亭公主,大双,小双,龙儿,段冷翠,柳菊池,灵儿,苗翠花,白小蝶,慧男,李沅芷,香香公主,任盈盈,仪琳,贺兰,冯蘅,雪花神剑,穆桂英,杨排风,宠物夫人,映霞,映雪,镜花缘,蓝鲸,蓝心,还有她的邱莫言,望着这灿烂的烟火,欢呼雀跃。

   在网页江湖的黄裳,任我行,风清扬,杨康,杨过,裘千仞,韦小宝,不三不四帅哥,聂风,苍狼,独狼,黑豹,步惊云,白癞痢,罗湛,断浪,孙济生,薛长春,萧晨,雄霸,帝释天,况天佑,马小灵,王珍珍,败家子,鳌拜,多隆,神龙教主,陈真,黄天霸,阿龙,况国华,毛小方,僵尸道长,夏日福星,沈万三,辰南,阿日,阿月,日月神剑,日月神侠,上官琦,连雪娇,袁孝,萧寒月,谭西敏,秦哥,箫炎,叶凡,萧翎,王林,北海冰,蓝玉堂,风云第一刀,滚龙王,陈家洛,段誉,虚竹,四大恶人,洪七公,段智兴,欧阳锋,黄药师,周伯通,江南七怪,王重阳,郭靖,公轮法王,无尘道长,赵半山,胡一刀,小村,周淮安,逞仁,情仁,魔王,银狐,胡婓,张召重,文泰来,上官警我,金蝉,白眉,黑白无常,徐天宏,骆冰,余鱼同,心砚,袁士霄,周仲英,陆菲青,忽伦四虎,傅恒四子,陆阿采,严巴山,苗卓峰,黄麒英,幻影,穹宇,马永贞,展昭,白玉堂,王五,鬼脚七,猪肉荣,黄飞鸿,大伍,小伍,罗成,尉迟敬德,秦琼,薛刚,薛仁贵,杨宗保,杨文广,镖王,阿凡达,冷锋,宇文化及,岳不群,马新怡,关云宝,张文祥,左冷禅,玄明,来者,夏日,天网,太康,清狂…这一些江湖豪侠,江湖侠女,已经摆起了小桌,喝着小酒吆喝着,非常上头。

   在武侠江湖还有名满江湖的广东十虎,清末武林十大高手,清末年间,广东省有十位武功极高、受人尊敬的武林怪杰称为“广东十虎”。即王隐林、黄澄可、苏黑虎、黄麒英、周泰、谭济筠、黎仁超、陈铁志、苏灿、梁坤。1990年,广东十虎的故事被拍为同名电视剧搬上银屏。广东十虎是清朝末年在广东省以武术称著的十位名人,这十人当中不少人更有着传奇的身世。以至后世的电视剧及电影有不少都以他们的生平作题材。

   侠客江湖的问情在门口张望着,他那个又飒又可爱的媳妇阿酒来了没有,有没有认不得路,有没有看不清门牌。

   邱莫言拿着她刚采来的花,清丽的脸庞笑靥如花。她在我耳边,悄悄的告诉我,这个花的暗语叫做:在吗,一起盖被睡觉。然后笑的花枝乱颤的跑开了。她是恨不得把民政局产房直接搬到我面前吧。

   乔峰越发的沉默,依靠栏杆,波澜不惊的喝酒,他看到我欲言又止。最后只是背对着我跟我说,妮,要自己长大了。

   听说侠义江湖的我的眼疾似乎又发作了,视线开始模糊了,我渐渐的看不清眼前的乔峰是背对着我,还是正对着我。他轮廓外的背景暗沉了下去,眼前逐渐漆黑,我一个踉跄,差点摔倒。突然一个温暖用力的手抓住了我,这是一双练剑的手,有力但长了很多茧。他慢慢的扶着我坐下。

   眼前慢慢有了灯光,耳边有了风声,有了欢声笑语……感觉身边一张张面孔,好似冥冥中都在哪里见过。前世今生,未完待续……(以上故事纯属胡编乱造,如有雷同,都怪我才华横溢)

   江湖奇侠们寻找万年前爱人、追索神魔灭亡遗秘的行迹为线索,引出浩茫六道、天地棋局,演绎出一部充满热血、壮烈、凄美的传奇,道说出无数英雄佳人的传说,并对人性、社会、生命等元素进行了些许探讨,令人读后不仅为之感动激发,且余味无穷,回思不断,让我们要相约江湖游戏

   听侠剑江湖的小青青蛇说过,我来人间,却被世人所误,你们都说人间有情,可情为何物?真可笑,连你们世人自己都不知道,等你们搞清楚了,我也许会再回来”。江湖,讲的是情,是欲,是妖情,也是人性,更是那一段“人生如此,浮生如斯”的叹息。

  缥缈佳人双飞凤,紫箫寒月满长空。阑干晚风,菱歌上下,渔火西东。也许多年以后,大家不再记得江湖, 不再记得这一段江湖传说,一切也成了江湖神话,可有一些东西不会变,但是我们江湖儿女对江湖的爱不会变,一生不变的江湖情,一生痴心的江湖梦,我爱江湖,一生不醉醒的武侠梦,侠客梦。

   作者:金镶玉,小号风二娘。

   以上部分内容和图片来自网络,以上内容纯属虚构,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,如有侵权,请加我的QQ联系我们删除。